首页 > 资讯 > 正文

教育企业“死亡笔记”

图片来源:unsplash

“大部分的公司死了,就两个原因,第一个跑得不够快,第二个跑得快的过程里面掉链子了。”《燃点》里拉勾网创始人、董事长许单单如是说。

“大部分的公司死了,就两个原因,第一个跑得不够快,第二个跑得快的过程里面掉链子了。”《燃点》里拉勾网创始人、董事长许单单如是说。

滚滚长江东逝水,是非成败转头空。科技及互联网催化之下,行业迭代似乎也驶入快车道,前一个浪潮中,还站在浪尖的公司,在下一个浪潮里,可能就是弃儿。即使是硬刚需的教育行业,也不存在例外。

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或有融资过,或有媒体宣传但停止运营的教育企业达166家。

一波波浪潮之下,被拍在沙滩上的不仅是那些止步天使轮的“创业”公司,纵观整个“死亡”名单,行至B+轮成长保及B轮的授课网赫然在列,而张浩所经营的疯狂老师的关停,似乎也意味着O2O时代的彻底终结,而在教育行业,类似的终结还有很多。

01资本改写游戏规则

一年百家新进投资方

近几年,教育投资以“逆周期,硬刚需”的特性,从众多行业投资中脱颖而出,吸引了众多资本的目光,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统计,2018年全年教育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631起,涉及金额达745亿元,平均每1天就有近2起教育行业融资事件。

随着教育行业的持续升温,互联网企业及其他行业机构也接连落子教育行业,百度自2013年至今,共投资16家教育企业;腾讯2014年至今,在教育这一赛道,共出手32次,涉及23家企业;除此2018年,教育行业新进投资方也超100个。

“水涨船高”之前未上岸

众多投资机构豪掷教育行业,在为该行业注入血液的同时也使得 “水涨船高”。一时间高薪挖人、营销大战蔚然成风。在一轮轮的交锋之中,赛道头部企业已初显锋芒。对于“后梯队”企业,在前有狼,后有虎的尴尬境地,如果没有充足的弹药补充,败下阵似乎只是迟早的事。类似的故事已然在电商和共享行业中预演过了。

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统计,2017年至今教育行业关停的166家企业中,近7成资本尚未抵达现场,便已夭折。在获得融资的近3成企业中,大多数集中在天使轮阶段。

低价班成风,玩不起也得玩

回顾刚刚过去的在线教育暑期营销大战,40亿广告投入,49元低价班引流,依靠的是企业殷实的家底和持续注血能力,但营销及低价引流只有实现留存才有意义。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在此前的一次活动上公开表示,作业帮今年暑假总量达到200万,但其实靠投放带来的新增只有40%,更多的都来自于自有用户和流量转化。

但无可奈何的是,企业虽深知这一道理,但在获客这场遭遇战中,逃不开也避不了,没有企业可以独善其身。

2017年3月,运营已超过10年的国际教育机构小马过河宣布破产清算,鼎盛时期,小马过河公司年营收5600万,曾一度被称为新东方接班人。但整个行业竞争加速,为获得“流量”,在营销手段上小马过河只能被迫跟上,但常年未资金注入的小马过河并未能经得住这样的消耗。

小马过河创始人许建军也表示,后期小马过河大量推出9.9元、99元的低价导流课程,但低价课无法将流量转化成客单价5万元左右的高端一对一订单。大量投入的流量无法转化成功,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最终迅速跌落。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前两年很多资本跟风进赛道,盲目投企业,很大程度上破坏了企业原本的生长周期,近两年资本回归理性,出手逐渐谨慎,但这也导致很多本身做的不错的企业到一个节点之后出现融资困难,导致失去竞争优势,恶性循环,最终资金链断裂。

02扩张时间与速度的平衡

经营3年不是生死线

几十年时间,多少公司从籍籍无名到站立潮头再到退出历史舞台。“干劲十足,方向迷茫”某位创业者这样总结自己的一段创业失败经历。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干劲是最不缺乏的品质,而扩张、用户、数据这些无疑是任何公司都绕不开的词。在迈向成功的路上,多少公司很难拿捏“这些词”的分寸,而导致一次创业经历的终止。

据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统计,2017年至今关停的教育企业中超30%成立于2015年,近60%成立于2012-2014年,仅有7家企业成立于2012年之前。与此相对应,已关停教育企业中4成经营时间为3-5年,近4成经营时间不到3年,但不可忽略的是,仍有30家企业经营时间在5-10年,授课网、环球美联英语、小马过河国际教育及乐知英语经营时间已超过10年。

快慢之间的分寸拿捏

一位投资人表示,对于创始企业来说,如果在三到六个月,都做不到行业顶尖的话,那这个项目就很难坚持下去。抛开这一观点客观与否,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扩大规模、增加市场占有率都是必经的过程,但何时扩充?如何扩充?扩充到何种规模?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种种问题中,一着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

而与其他行业稍有区别的是,教育企业除靠盈利与资本之外,原本支撑教研的预收款也成为企业扩充规模的隐形血液,但也为企业埋下隐患。曾获小米旗下顺为资本投资的星空琴行就因激进的扩充行为导致破产。

无独有偶,2018年9月,学霸1对1被曝破产,拖欠员工工资2个月;10月,理优1对1被曝破产,拖欠员工工资3个月,几十万学员停课;今年年初,运营10年的在线培训公司乐知英语宣布破产,拖欠学生学费100多万。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除激进的扩充战略之外,随着教育行业进入政策监管期,资本也逐渐回归理性,行业前几年营造的梦幻泡沫破灭。而泡沫时代盲目扩充的企业接连暴雷。3月,广州课外辅导机构高冠教育5个校区全部关停;莎翁少儿英语在3.15消费者权益日当天宣布破产;7月上海知名早教机构凯瑞宝贝多家门店停业;8月,朗恩少儿英语多家门店关门......

03创业之初与转型之际的抉择

“乱花渐欲迷人眼”

如果说加速扩张及资金链断裂是教育企业倒闭的外在结果,那么企业业务分散及转型不成功则是占比最高的内因。在创业之初,业务分散似乎是很多企业的必经之路,但在不断的发展及探索过程中,企业终归需要找出拳头产品。据披露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关停的教育企业中,素质培训机构敬一园、早幼教企业打勾勾、职业教育机构宽图网及早幼教机构亲陪APP均是由于业务分散最终关停。

转型之路,关卡重重

而业务转型导致失败,成长保无疑是“最佳代言”。从两个月融资3亿,到大面积裁员风波,从2018年6月份的“刷单”丑闻到今年的人去楼空,不足1年的时间,心理咨询转型在线思维培训的成长保,终是没能成功渡过转型的阵痛期.

站在今天的时点回望,转型幼儿思维培训的成长保,在战略层面上确实是走对了路。但卡在了半途。

成长保转型的时间并不算晚,转型后及时获得的多轮融资,甚至是2018年突然杀出的思维培训赛道累计融资最多的企业。

成长保在2018年3月、5月共获3亿人民币融资,同一时间,火花思维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两笔累计35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也是星光熠熠的山行资本、IDG、红杉等。在2018年的夏天,数学思维赛道迅速升温。

但是企业基因或许决定了终局。转型之路上,成长保高调融资后仅仅1个月便被爆“刷单”、裁员。直至今年年初停止运营,其间又有多少迷途?虚假繁荣背后,没有核心竞争力的课程产品,即使找到了正确的转型方向,也并不一定就确保安全无虞。

被掌门少儿接管的成长保,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无论是资本、企业、还是家长们,好在一切平稳兜底,安静度过,或许成长保“鼎盛”后的谢幕成为众多经营不善的企业及资本方需要学习的,因为从社会民生的角度上考虑,企业关停如何平稳“退出”也是门学问,尤其是教育企业。

04逃离“舒适圈”,争取新时代“入场券”

吴军在《浪潮之巅》里有这样一套观点,即当一家公司在某个领域,以某一种方式,获得近乎垄断性的成就之后,总免不了沉迷于此,形成稳固的成功基因,并排斥公司发展出新基因。诚然公司转型要经历重重关卡,但这种“舒适圈”里的安稳,在科技及市场的不断进化之下,也会面临分崩离析。

众所周知,新东方成立之初,K12课外培训依然处于小作坊式的阶段,规模化课外辅导并没有蔚然成风;在线教育兴起之时,行业中的巨头早早嗅到风口,但没有人全面 all in;“AI+教育”袭来,走在前面的,或许并不是什么传统教育公司…….虽然不是风口第一波,但依然在前列的机构并没有一直在“舒适圈”,而是在错过第一的机会后,抓紧时间争取着新时代的“入场券”。

在科技及时代加速更迭,行业标准逐步形成之际,教育企业卡位战一轮轮改写,好未来和新东方在K12领域“争斗”多年,全线攻击线上的好未来,发现最强的对手却成了“猿辅导”。除此,行业淘汰仍在继续,弯道超车也随时可能存在。正如新氧科技创始人金星所说,你对这个时代适应得越好,就有可能是下一个时代最大的失败者。因为时代和时代的变化就是这样。

05收拾残局是重新开始的资本

2014年左右,在线教育浪潮,“教育020”模式是最好的融资利器,而在那个时代里,适应最好的非疯狂老师莫属,当时的疯狂老师上线不到半年即完成5轮融资,公司估值从最初的1000万美金迅速飞跃到2亿美元。但020风口过去,疯狂老师在2016年6月宣布获得1.2亿元C轮融资后,便再未有融资消息,直至今年,曾经疯狂一时的疯狂老师终谢幕。

任何一个时代的兴起和衰落,在木已成舟之时问“为什么”,都有些“事后诸葛”的意味。在时代落幕面前,值得尊重的或许是留下体面。

“曾经的疯狂已经谢幕,感谢过往的一路相伴。

疯狂老师将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请及时处理您的账户余额,完成提现。”

在疯狂老师的“再见”海报上,赫然写着这两行字。

回顾教育行业新模式、新业态、新赛道频频涌现的这几年,总有浪潮过去,总有企业不在,但是那些诞生的模式多数在为数不多的企业中存活了下来,继续迭代。

对于企业而言,如果注定无法扭转失败结局,给自己和客户留下体面是最好的选择。正如一位投资人所说,收拾好残局是下一次重新开始的资本,就算今天这个项目不成,对创业者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明天永远有新的新闻,你和我,明天走出去还会有新的机会。但对于教育行业而言,需要再加一条,保持教育的初心,教育行业终究会淘汰快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极致洞察”,撰文时雨,校审石斛,视觉耶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