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语 > 正文

奥数还没冷,剑桥英语考位又秒没了!小升初乱象的锅到底该谁背?

校外培训机构传谣,不明真相的家长信谣;机构是不嫌事大的奸商,家长是随意跟风的傻逼;机构整改,家长反省。不过,很少有人在意这些消息的真正来源……

奥数培训一度“过街喊打”,而始终逆势上扬。如今,剑桥青少英语的考级又火爆到全国秒杀考位!别说北京了,北京周边都报不上名,还得去趟沈阳。

看看,校外培训机构又在搞什么名堂?

看看,无知的家长、钱多人傻的中产家庭又在跟风?

“小升初”的减负,正一步步走向听风就是雨的自觉加码、增负!心甘情愿地报班、考试、竞赛,即使如此,仍常常惶惶然不知所措,等待下一个“内部消息”。

教育部2019年3月下发的《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被坊间称作史上最严厉的“禁补令”。针对“小升初”,白纸黑字写着:“严禁自行组织或与社会培训机构联合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考试,或采用社会培训机构自行组织的各类考试结果。”

不过,大约一百年前,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就在他那部惊世骇俗的著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几乎不折不扣地预言了中国家长群体的惶恐:“法律和制度对群体的作用微不足道,除了强加给他们意见,他们没有能力来坚持己见。”

勒庞不愧是大众心理学大师,他看到了群体的动向,也看清了群体背后的推手。

果真是培训机构煽风点火、家长群体步步跟进吗?

表面上看是这样,但在风风火火、漫无边际的市场行为背后,还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在近乎顽固地阻挡着教育改革。

这逆流而动的手,疑似是重点中学的招生对策!

多年来,中国教育圈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传闻,不绝于耳。市场闻风而动,培训机构、家长群都在散发着与之对应的小道消息。

学区房、房产证、户口、课外辅导、考级、竞赛名次、占坑班……每一次传言的关键词都可能造就一个产业,仅中小学校外培训市场就是5000亿元人民币的盘子!

风声紧的时候,惊动了政府部门,便是通知、禁令、严打,结论每次都差不多——

校外培训机构传谣,不明真相的家长信谣;机构是不嫌事大的奸商,家长是随意跟风的傻逼;机构整改,家长反省。

不过,很少有人在意这些消息的真正来源。

别忘了,培训只是手段,“小升初”的最终落脚点是中学,特别是重点中学。

这些重点中学的招生标准与中央政府的文件精神一致吗?说得更清楚些,重点中学的招生标准公示过吗?

苦逼家长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不信小道消息,不信机构忽悠,又能信什么呢?

当然,也有人希望模糊着,都透明了还怎么走关系?还怎么暗箱操作呢?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北京城市广播特聘教育专家,英国使馆文化教育处特邀留学培训师,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曾长期担任英国大学中国区首席代表,撰写出版《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等书。

责任编辑: